歡迎來到江西康膚藥業有限公司


熱門搜索:

搜索
你所在的位置:
首頁 > 信息動態  > 公司動態

江西康膚帶你看看嫌貧愛富的《歡樂頌2》

來源:/ 發布時間:2017年06月12日

《歡樂頌2》劇終了,江西康膚藥業和你一起見見如此嫌貧愛富之劇。
“嫌貧愛富”早已是一個政治不正確的落伍詞匯,但這個詞匯所包裹的價值觀與人生取向,卻在一部火爆的影視作品中貫穿始終,并被認為是對現實的真實反應,這種感覺還是讓人看了很不爽。
《歡樂頌2》前天晚上迎來大結局,其所影射的社會問題再次被推送至觀眾眼前。從“處女情結”到大城市買房不易,從家族財產大戰到婆媳關系,都輕輕撞了一下現實的腰。
 
第二季中,歡樂頌五美繼續著她們五味雜陳的人生,但總體來說,還是在繼續“贏者通吃“的邏輯,有錢人永遠是人生路上的贏家,一路高奏凱歌;窮人則總是掙扎在倒霉的泥潭里,翻身逆襲機會等于零。


本季中,處于五美階層頂端的安迪在財富積累上完成了大跨越,繼承了外公三套房產外加古玩、字畫若干,成為名副其實的億萬俱樂部成員;情感上,安迪雖送走了白手起家的大老板奇點,卻迎來了“打都打不走”的高品質“富二代”小包總。
 
富家女曲筱綃呢,則一邊繼續各種撩撥趙醫生,一邊用她的毒舌繼續取笑著窮門小戶出身的樊勝美與邱瑩瑩。她沒底線——騙爸爸說“自己可能被人下藥”,其實是為了讓爸爸火速趕到酒店戳破哥哥偷情的丑聞;她對五美每個人的戀愛對象都搞背后調查,第一季拆穿了邱瑩瑩的渣男男友白主管、查出了樊勝美男友王柏川開的寶馬是租來的,第二季她又對乖乖女關關的歌手男友謝童做了背景調查,查出謝童前女友自殺的事情。
 
So, 這又怎樣?曲筱綃一個在海外留學不學無術的混混,因為自帶了富家女光環,她干涉別人生活的行為被視為仗義,對邱瑩瑩的譏笑被視為刀子嘴豆腐心……
 
其實,生活中如果真有這樣的姑娘在我身邊,早一萬次拉黑了。你富你有理?曲筱綃的國外留學,不僅沒把英語學好,老外的邊界意識、平等意識也是連皮毛都沒學回來。

▲曲筱綃

說實話,江西康膚藥業認為無論是原著作者還是編劇,對“富二代”的人生缺乏真正的了解,充滿著對“富二代”人生的想象。

在《歡樂頌2》中,富人安迪、曲筱綃的人生是開掛的,其他人的人生則是“被倒霉催的”。
 
五美中的“中間階層”關關,前半生一直在做乖乖女。她積極向上、不停豐富自己。但是,她跟站在其上一層級的曲筱綃還是沒法比,縱使她再喜歡趙醫生,趙醫生也不曾對她青眼相看。編劇預設了這樣一種主題,那就是關關在能力、心態與魄力方面,跟“富二代”曲筱綃根本沒法抗衡。
 
這種劇情安排,透露的是受過良好教育、中產家庭的女孩子,在財富與愛情面前的無力感與挫敗感。編劇用關關的人設,狠狠嘲笑了一把中產階層的教養與追求,她們在“富二代”面前不堪一擊。
 
相較而言,處于五美中底端的邱瑩瑩與樊勝美的處境似乎更糟糕。邱瑩瑩再次戀愛又遇“奇葩男”,這次非處女不娶;做網店利潤稀薄,收入僅夠糊口,經常一張口,就被小曲批愚蠢。
 
而樊勝美的原生家庭更是像噩夢一樣一直糾纏著她。樊勝美每走一步都像是在打怪升級,異常艱難。不過,她的怪獸似乎永遠也打不完,哥哥嫂嫂因掃黃打非被抓、親家上門要錢、父母斷米斷錢、男友好容易要咸魚翻身又被騙70萬而破產……
 
這樣的人設,自己累,身邊人也累。她即使再努力,家也是個無底洞,永遠填不滿;自己與男友再拼,也是難翻身。這樣的樊勝美,還被曲筱綃嘲笑為“撈女”,被關關的媽媽諷刺香水味太濃,穿衣沒品。她的逆襲,是個無法實現的夢想,她被貼上了剩女、虛榮、俗氣的標簽,而她的努力、上進、溫柔、體貼,在前一個標簽面前也是不堪一擊。
 
的確,階層逆襲在哪個時代都不是特別容易的事。這一點,陳志武做的量化歷史與英國BBC的紀錄片《七歲起》都給予了證明。
 
不可否認,家庭永遠是個人成長路上最強有力的跳板和支撐,而且,家族之間往往還彼此勾連。這也是我們為何經??畤@“牛人為何都相識”的原因。金庸、徐志摩、瓊瑤是親戚,哈耶克跟維特根斯坦是表兄弟,莫不如此。
 
但是,一部電視劇如此赤裸裸展現對有錢人士的贊美,無視底層奮斗者的努力,還是讓人看了很不舒服。
 
▲樊勝美和王柏川

“嫌貧愛富”早已是一個政治不正確的落伍詞匯,但這個詞匯所包裹的價值觀與人生取向,卻在一部火爆的影視作品中貫穿始終,并被認為是對現實的真實反應,這種感覺還是讓人看了很不爽。
 

現實中,小人物通過努力能過上體面生活,還是那句話,江西康膚藥業認為無論什么時代,階層逆襲都不容易,但是,這卻無法抹殺小人物的努力與奮斗。起碼,現實中樊勝美與小邱這樣的人物,通過自己的努力,過上體面、有尊嚴的生活并不難。
 
 

相關文章

疯狂做受dvd_成人av片在线观看免费_抬起朱竹清的玉腿疯狂输入_国产成人精品午夜福利在线观看_无码专区免费视频在线播放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